六月二十八號下午,丹泉準備好前往聆賞國家音樂廳的年度大製作Tristan und Isolde。要是丹泉是J. Evanovich的話,一定會不厭其煩地描述女主角挑選了XX牌的衣服,搭配XX鞋,XX包,畫著怎樣的妝,塗上XX色的口紅,對鏡自讚:「真是個femme fatale!」然後出發征服世界;但是丹泉不是。所以這種細節完全省略,各位看官自行想像即可。



這次的演出號稱是台灣首次完整呈現華格納的歌劇,演出時間長達五小時。本來以為能熬得住這種酷刑的人不多,但到了現場頗為吃驚,從座位目測的結果,開場時約有八成強的觀眾,年齡層都在二三十歲以上,沒有人帶著兒童。



演出本身,當然音樂是最重要的,但是由於是在音樂廳演出歌劇,因此還是得稍微提一下舞台設計和佈景燈光。佈景主要是三片白幕,在歌劇每一幕時位置都會調整。白幕上隨著劇情打出動態或靜態的影像和字幕。NSO全員坐在舞台上,歌手和chorus則在樂團中間舞台前後穿梭。以音樂廳的舞台來說,已經利用到了極致,甚至到有點擁擠的地步了。



這次的歌手有四位是請來的洋和尚,其中毫無疑問表現最佳的是飾演Isolde的女高音Nadine Secunde。Secunde女士不愧是從1987年就開始在拜魯特音樂節演出的華格納女高音,這次唱Isolde可說是遊刃有餘,無論音質、音量、歌聲的表情都稱得上一流,和樂團配合也十分貼切。雖有幾處突然拔尖的困難轉折略略有些小瑕疵,但以現場演出來說絕對可以忽略。在Isolde於第一幕唱到激昂的「Fluch dir, Verruchter! Fluch deinem Haupt! Rache! Tod! Tod uns beiden!」的時候,完全發揮了華格納女高音震波的威力,令人大呼過癮。第二幕和Tristan合唱的「Ist es Kein Traum? O Wonne der Seele, o sube, hehrste, kuhnste, schonste, seligste Lust!」也完美無瑕,如歌詞描述般令人心醉。



相形之下,飾演Tristan的男高音Ronald Hamilton就比較令人失望。他的聲音和圓滾的體型不相稱,音色雖然圓潤但不夠清亮,很容易就淹沒在樂團波濤洶湧的樂音和女高音的高亢之中,第二幕和Isolde合唱就有許多地方得閉起眼睛仔細分辨才能聽出男高音在唱什麼。第二幕到後半時Hamilton的音色轉濁,第三幕Tristan的重頭戲看得出也聽得出他竭盡全力,到後來依劇情需要倒地逝去時,讓人不禁覺得似乎是力竭身亡。這樣說可能過苛,因為Tristan本來就難唱,第一幕只是龍套,暖身不夠,第二幕就得和女高音及樂團奮鬥,第三幕更吃力。但對照和Tristan一起演出第三幕大部分的男中音Kurwenal〈Jukka Rasilainen飾〉,就可清楚看出誰吃力誰有餘。此外可能是丹泉坐太近的緣故,Hamilton非常謹慎地跟隨樂團的腳步,每三秒鐘就要斜眼望向兩側包廂上螢幕的指揮動作,讓人十分困擾。不過看不清楚的觀眾自然不這麼覺得了。



另外一位非常值得一提的要角就是飾演Brangane的女中音陳興安小姐。歌劇對東方人來說本來就有先天上的限制,華格納的女角更是累人。從陳小姐的經歷看來,這似乎是她第一次演唱華格納歌劇?陳小姐音色醇厚甜美,表情動人,就算從舞台後方發音也清晰可聞,這次演出表現真是恰如其分,可圈可點,絲毫不輸請來的洋和尚。



飾演Marke的男低音Daniel Lewis Williams非常稱職,但稍嫌莊重有餘,表情不足,給人的感覺是唱完就了事了。可能是因為臨陣換將的緣故。這個角色原來預定是一位韓國男低音。此外其他演出人員的表現也都有一定的水準,在此也就不一一評述了。



音樂的另一個重點就是樂團。老實說,丹泉已經很久沒有聽過任何國內樂團的演出了,這次NSO在簡文彬的帶領下,表現讓人十分驚喜。雖然第一幕銅管放砲、第二幕弦樂走音一處,第三幕表現平平,但整體來說成績平均,雖不和國際一流的樂團相較,但以國家交響樂團來說,這次的演出拿到其他各國的城市去也不至於丟臉,這是很令人欣慰的。



至於可以改進之處,最主要的就是字幕。字幕操作似乎是非常困難的工作,從沒看過國內演出上字幕順利過。這次第一幕上得太快,第二幕跟不上中斷二十分鐘,第三幕則太慢。而且在已經擁擠的舞台掛三片布幕,布幕上一面打影像一面打字幕,非常容易讓觀眾分心。打上的影像雖說是隨著劇情,但丹泉個人認為第一幕打藥瓶太過明顯、第三幕打雲門舞者只有在剛開始Tristan瘋狂看見Isolde幻影時有點意義,到後來就可以免了。只有第二幕打火焰一方面呼應兩人以熄滅火焰作為約會暗號,另一方面明諭密會中情侶熱情如火,恰到好處。



這次演出時間很長,四點半開始,六點鐘第一幕結束,休息一小時讓大家出去用晚餐。七點再開幕時頗出人意料,因為逃走的人並不多。而既然休息了一小時之後還願意回來,自然也不會在第二幕休息二十分鐘的時候提早回家了。丹泉也見著不少樂友的朋友,有人還從台中來呢。



散場時廣場上兩廳院嘉年華露天演出尚未結束,於是踏著杜黑指揮愛樂合唱團演出的布蘭詩歌歌聲回家,嗯,氣氛有點詭異。



總結:有人說華格納男性賀爾蒙過剩,但丹泉覺得有時讓他替你發洩一下,對身心有益。 ^_^



The Best: 被華格納女高音震波掃到的時候

The Worst: 看見女主角汗濕白袍下褻衣的時候

The Quirkiest: 男主角倒地頭在後方看不見,只看見如山腹部起伏的時候



PS. 場外看見公視的工程車。可能這次演出不久之後會在電視上播出,有興趣的人不妨注意一下消息。














-----
創作者介紹

Noise in the Attic

TANZAN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