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推理小說界長久以來之所以有如此蓬勃的局面,無可諱言地是受到西方的影響。戰後日本作家的創作,不少都帶有西洋名家的影子。古典本格派名家橫溝正史自己就承認他創作《惡魔的手毬歌》是受了凡•戴因《主教謀殺案》的啟發。根據歌謠童謠的內容來設計謀殺案的作品很多,克莉絲蒂的《十個小印地安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惡魔的手毬歌》論構想不算新穎,但橫溝正史四平八穩的本格手法卻很有可觀之處。



《惡魔的手毬歌》的背景設在一個叫做鬼首村的偏僻村落,村中之人彼此熟識,和外界幾乎沒有往來,在這樣的村落中發生命案,基本上就是密室詭計的擴大。封閉的環境,有限的人物,加上故弄玄虛的外來衝擊,橫溝正史將這個大密室經營得複雜而熱鬧。讀者藉著金田一耕助這個外來客的眼光,逐漸了解封閉的鬼首村,也因為這種寫法,橫溝正史才大膽地在本書近尾聲的地方公然向讀者挑戰,要讀者和金田一一較高下。



本書的情節頗為曲折,事實上是相隔二十年的兩件謀殺案。在兩者強烈的因果關係下,被金田一耕助一併解決了。第一件謀殺案的詭計在於二合一、一化二的虛實效果;第二件,也就是發生在讀者與偵探眼前的謀殺案,則是依照鬼首村古老的手毬歌內容來進行的。這種古典的手法有著特別的趣味,由於讀者事先已經知道歌謠的內容,對於謀殺案的發生自然會有一種期待,急於看作者如何巧妙地安排情節依照歌謠內容進行,懸疑詭異的氣氛自然倍增。個人認為本書最成功的部分正在於氣氛的營造,隨著故事推展,許多地方雖然明知道是作者的詭計,但讀者忍不住會覺得毛骨悚然,在這一點上橫溝正史做得極為成功。



《惡魔的手毬歌》中死了很多人。有的是無辜被害,有的是利慾薰心而遭橫死,更有試圖犧牲自己來化解別人災厄的。就連兇手從某個層面來說,也是受害者,因此雖然殺人手段兇殘,還是使人忍不住嘆息。本書不僅著重於詭計和解謎佈局,在人性方面也有頗為深入的剖析。像《惡魔的手毬歌》這般縝密精細的作品,橫溝正史的處理實在令人嘆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二十年後連續殺人的動機似乎稍嫌薄弱,但這是見仁見智的看法,更何況在本格派小說中,動機不是最重要的。



橫溝正史受到西洋影響的本格寫法,由於書中純日本風味的手毬歌佈局而變得不著痕跡。他成功地運用日本傳統文化將西方格式融入作品之中,手法純熟自然,不愧為本格大師。



---------------------------



這是1989年刊在推理雜誌上的舊稿,大約是林白版《惡魔的手毬歌》出版半年之後。修改刪節一下,放上來做個紀念。














-----
創作者介紹

Noise in the Attic

TANZAN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