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馥園開始營業以來,因為家中長輩的關係,每年總要吃個好幾次,有時是楊阿姨派人到家中來外燴,有時是去店裡請客。平心而論,馥園不只是賣蘇州風情的建築和裝潢,膾不厭細的江浙菜的確有其獨到之處。尤其是用上雞和金華火腿細火慢煨的排翅,真材實料,吃起來溫潤鮮美,一盅要四位數字也值得。



這幾年馥園搭上中西料理合併的風潮,菜單開出來會有牛排與魚翅共舞,鵝肝和鮑魚齊飛的怪搭配。上次去吃時就是這樣;不挑剔菜單的整體感好了,但至少每樣都細緻有味。今年這是第一次去,但感覺菜的滋味比去年差了許多。



鮪魚腹生魚片,表面稍微烤過,旁邊的白蘿蔔刻花小盅上堆著鮭魚卵。嗯,鮪魚腹雖然肥,但比不上日本料理店師傅當場捏製的壽司新鮮,再加上沒有現磨的芥末,這就差很多了。



魚翅不是排翅,而是蟹肉翅羹。雖非散翅,但既不成排又不夠腴軟,高湯也淡而無味,應該是沒有足夠的時間慢燉就端出來了,至於蟹肉,只是充數而已。要紅醋沒有,只有鎮江黑醋,毫不對味,不如不加。



鮑魚鵝掌應該是四十八頭的小鮑,鵝掌半枚。鮑魚有的夠爛有的不夠,就算夠爛的味道也不對,遑論糖心〈鮑魚和鵝掌也得用高湯慢慢發,既然魚翅的高湯不對,這兩者的味道當然也對不到哪裡去〉,可以用難吃二字形容。鵝掌夠爛,但僅此而已。



處女蟳半隻。蟳本身飽滿肥美,然而該有的江米醋沒有,端上來的竟然是甜醋,淺嚐一滴甜得令人作嘔。乾脆直接品嚐肥蟹的原味。



豬腳麵線。對,是長輩生日,所以非有這道不可。麵線大費周章地撈出來放在瓷盤上,上面飾以植物雕出的壽字一枚。經過這種張致之後麵線已經冷了,無法入口。豬腳另外過橋堆成一大盤,沒有興趣嚐,不知味道如何。



甜點是蓮子銀耳。太甜。而且銀耳非吾好物。



水果是哈密瓜片、芒果片和櫻桃數顆。



看起來雖然沒幾道,但中間還有四樣「小菜」,分別是炸小銀魚、醉雞、皮蛋肉末炒韭菜花和小魚乾炒山蘇。中間兩樣可吃,炸小銀魚也不錯,但炸物個人不喜,小魚乾山蘇太辣。說老實話小菜比正菜好吃。蛋糕和壽桃沒吃。



今日的酒是Carruades de Lafite 1997。剛開瓶時香味不顯,入口很順,呼吸一段時間之後可以感覺到紮實的酒體和厚重的單寧。其實這種酒實在不適合這種喝法的。不想喝酒可以一直喝現搾的柳橙汁就是了。



結論:可能是因為今兒人實在太多了吧。



圖解:一樓的待客廳,擠到爆的時候再有建築品味也絲毫彰顯不出來啊。














-----
創作者介紹

Noise in the Attic

TANZAN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