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把這篇舊文提上來,當然,是因為該出版社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電影上市可以再撈一次了。至於諸多謬誤有沒修正,誰在乎呢?




書名

《一個藝妓的回憶》(Memoirs of a Geisha/a novel)

著者

亞瑟•高登(Arthur Golden)

林妤容(中興大學外文系畢業,目前專職翻譯。曾譯有《淋漓盡致》及《兩性視窗》等書)

主編

張復先

編輯

蕭安凱

導讀博士群

馬耀輝博士 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所博士 現任淡江大學日本語文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彭雙俊博士 德國波鴻魯爾大學語言文學博士 現任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中心專任助理教授

藤井志津枝博士 國立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 現任政治大學日本語文學系教授



出版資料

臺北市:希代高寶,2001。

原出版資料

Alfred A. Knopf New York, 1997



譯評人 SC TING



一個藝妓的回憶(Memoirs of a Geisha/a novel)



這本書是不好譯的,但是譯文也太離譜了。原作者以英文描寫日本傳統文化,有時候閱讀英文原文的人,會懷疑他對日本文化的引述到底正確到什麼程度,要將日本文化的二手描寫再經第三手翻成中文,確非易事,但顯然譯者,編輯,甚至導讀的博士們〈從博士們導讀的文章看來,他們似乎沒讀過本書〉,沒人看出譯文的各種可怕疏失。這本原文書當初因為登上暢銷書排行榜,後來傳出要改編成電影,由張曼玉主演,因此本地出版社推出譯書大肆宣傳,號稱是描寫日本文化的巨著;但是譯書實在錯誤百出,令人難以下嚥。若是要從此譯書了解日本文化,恐怕所有日本人都會起而抗議〈詳見下文日本文化翻譯疏失一段〉。當初一開始寫信給出版社,只是提到本書譯文有失誤,沒想到編輯回的信是「我們非常重視品質,若有失誤請您指教」。於是下文就是回函指教的草稿。然而指教過後,就沒有再聽到回音了。出版社當然沒有把書收回去勘誤重出,若是電影真的拍成了,應該還會再拿出來炒作一次才對。花錢購買的本地讀者真可憐。



以下短評分兩方面,第一是針對英文誤譯的部分,隨便舉幾個例子。第二則是針對譯文中日本文化的錯誤。



例一:譯文第35頁

我用力地刷洗我的腳踝,並且泡在澡盆裡一段時間。澡盆是從一個舊的蒸氣火車頭的鍋爐上拆下來的,不知是什麼人把它丟在我們的村子裡。它上頭已經修補過了,裡面則用木頭刻著線。我坐在裡面很久,直到看到了海。

現在請看原文

I scrubbed my dirty ankles and soak for a while in our bath, which has been the boiler compartment from an old steam engine someone had abandoned in our village; the top had been sawed off and the inside lined with wood. I sat a long while looking out to sea

錯誤非常明顯

說明:澡盆是一個遭人丟棄在村裡的舊蒸氣火車頭的鍋爐,鍋爐的上端被鋸掉,裡面則貼上木片〈所以才能當澡盆用啊〉 主角泡在澡盆裡好長一段時間,望著外面的海。不會有哪種澡盆是坐在裡面夠久就可以看到海吧?



例二:譯文第五十四頁

但她向別區先生做勢想把我再次推到街上去,就像別區先生先前對我做過的

原文:But she gestured for Mr. Bekku to pull me onto the street again, which he did.

說明:這句實在錯得太離譜了。也不過就是這個女人向"別區"先生示意把"我"再度拉到街上〈才不會擋住"初桃"小姐的路〉,而"別區"也就照辦了



例三:譯文164及165頁關於"實穗"打算收"千代"作妹妹和姆媽討價還價的時候,整段都是錯的

姆媽:關於千代未來的學費,我最多只能支付你所預期的一半

原文:The best I can offer from Chiyo's future earnings might be only half of what you'd ordinarily expect

說明:培養一個藝妓是很花錢的。藝妓屋〈置き屋〉買下小女孩之後,出錢讓她學各種技藝,等到年紀稍長,出道有望,就要替她找一個前輩藝妓當乾姐姐,一方面帶著她熟悉此行,一方面和藝妓屋分擔培養舞妓〈未正式出道的藝妓〉所需的費用,當然等女孩開始賺錢後,所有的收入都用來還藝妓屋和乾姐姐的投資,直到所有債務都還清〈或有客人出大筆錢為她贖身為止〉。這段中姆媽說千代未來當藝妓的收入只能分給實穗一半,而這比實穗通常要收的錢來得少,不是未來的學費。學費是要實穗出的。要不然大家以為她們在討價還價些什麼?



譯文:實穗:假如我打算收一個妹妹,我不可能找一個賠錢貨

原文:If I am going to take a younger sister, I couldn't possibly afford to do it at a reduced price

說明:實穗說如果她要收妹妹,沒辦法壓低所收的錢,這樣她划不來〈她無法承擔損失〉。譯文中的所謂賠錢貨顯然是指千代,但這可是譯者自己闡釋出來的,reduced price能演化成賠錢貨,也算是進化史上的奇蹟了。但是原文中完全沒有這個意思。



譯文:姆媽:我真的只能負擔一半的費用。但假如千代如妳預期般的的確可以在二十歲就開始償還債務,我會把妳支付的一半費用還給妳,外加百分之三十的花紅,往後妳還可以再賺更多的錢。

原文:It's true I can afford only half of what you might usually expect. But if Chiyo does indeed manage to repay her debts by the age of twenty, as you anticipate, I would turn over to you the remainder of what you ought to have made, plus an additional thirty percent. You would make more money in the long run.

說明:這段中姆媽說她只能付實穗應得費用的一半,但要是千代如實穗所預期在二十歲就可以還清債務的話〈是還清債務,不是開始還債!二十歲才開始還恐怕做到老奶奶的年紀也還不清〉,那姆媽就會把所有實穗本來該收而沒有收的錢都付給她,外加30%的花紅,因此雖然實穗現在減價收妹妹,長久來看她能賺更多的錢。



譯文:姆媽:百分之三十的確太少了,但假如妳成功的話,我付妳一半

實穗:我可能人財兩失啊

原文:Mother: Thirty percent is a bit low. I'll offer you double, if you succeed.

Mameha: But nothing if I fail.

說明:閱讀譯文的編輯和讀者諸公難道不覺得奇怪嗎?既然30%已經太少,姆媽還要再砍一半?!實穗有什麼人財兩失的?看了原文就會發現原來姆媽說30%的紅利的確太少,要是實穗成功地訓練出千代,姆媽就會將紅利加倍付給實穗。而實穗說要是失敗了她就什麼都得不到了。之後關於千代成功出師後,姆媽和實穗算帳的那一節也全部都是錯的,但也就恕我不再詳細說明了。



例四:譯文第一百九十四頁

當我睡著後頭下垂的時候,頭髮就會沉入米粉內,不僅可以黏住臘也不會毀壞我的髮型。

原文:Whenever my head drooped back while I slept, my hair sank into the rice flour, which stuck to the wax and ruined my hairstyle.

說明:當閱讀本書時,只要看到奇怪的句子,就一定是錯的。為了防止精心梳好的藝妓髮型睡壞,在頭下方放一碟米粉,要是頭往後仰沉重的髮型就會沾上米粉,白粉會黏在髮臘上,髮型就毀了。看譯文使人懷疑為何頭髮上沾了白粉還可以黏住臘和保護髮型呢?



例五:譯文第兩百八十九頁

見習生這時候的水揚就好像桌上的一盤菜一樣,沒有人會希望吃掉它,尤其是當他知道有其他男人也有想分一杯羹的意思的時候。

原文:Keep in mind that an apprentice on the point of having her mizuage is like a meal served on the table. No man will wish to eat it, it he hears a suggestion that some other man has taken a bite.

說明:見習藝妓在要開苞的時候讓恩客前來競標,價高者得,中國古代的妓院也是同樣手法。因此這時見習藝妓的貞操就像是一盤放在桌上的菜〈讓出價最高的男人吃〉,要是有意競標的恩客聽到風聲說這盤菜已經有人嚐過了,就沒有人肯伸筷子了。譯文完全牛頭不對馬嘴,應該不必再解釋了。



例六:譯文第三百九十七頁

當置屋再度復活了起來,我也開始考慮到祇園去。過去我一直倚靠著住在祇園附近一家藥房樓上的實穗

原文:When the okiya is livable again, I set out to pay my respects around Gion. I began by calling on Mameha, who was now in a one-room apartment above a pharmacy near the Gion Shrine;

說明:這段是描寫戰後小百合和姆媽回到祇園舊居的情形。沒人住的藝妓屋當然可說是死了,但livable並不是復活起來的意思。回到祇園後小百合決定出門拜訪舊識,做做關係,但不知為何譯文中要說她考慮到祇園去,她們不是已經回舊居了嗎?顯然譯者不知道pay respect是什麼意思,所以隨便亂寫。接下來更誇張,小百合第一個造訪的對象是現在住在藥房樓上的實穗,但譯文竟然是過去她一直倚靠實穗!顯然call on這個初中片語太難理解了。



看到這裡大家一定有點累了,容我舉最後一個譯文錯誤的精采例子,然後我們就可以進入日本文化背景引用失誤的段落。



例七:譯文第三百九十九頁

「美國大兵在祇園的這些日子裡,」她〈實穗〉繼續說著,「英文會比舞技更加進步。」

原文:'With all the American soldiers in Gion these days," she went on, "English will get you further than dance."

說明:這一句真令人覺得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光看中文就覺得奇哉怪也,美國大兵需要到祇園來進修英文和舞技??對照原文會使人暴笑而亡。原來只不過是實穗指教小百合,現在有這麼多美國大兵在祇園,會英文比會跳舞重要多了。而在譯者的生花妙筆下,竟然成了沒文化的美國大兵要到祇園來學英文加跳舞,真是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以下舉幾個本書翻譯在日本文化上失誤的地方。首先每個人的名字都很奇怪。當然只靠英文拼音要譯出漢字的名字是很困難的,因為日文名字的漢字唸法眾多,連日本人自己也需要注音才會唸。但是有些名字實在太奇怪了。像是伸俊和、印合達、潤田呂等一定有更好的譯法〈比方說潤田呂依拼音可為純太郎〉。人名還算小事,以下我要舉的例子是在下認為重大的文化錯誤。



例一:譯文第一百四十九頁,實穗家中的擺飾

不遠處的璧龕掛著一捲美麗的書法字畫,這是名書法家馬斯宿代康一送給實穗的禮物。在它下方的壁龕木製底座有一個深黑色碎釉的不規則淺盤〈中略〉,事實上它是二次大戰後變成活國寶的賽都羅流派陶瓷藝術大師送給實穗的。

原文:Not far away in an alcove hung a scroll written in a beautiful hand, which turned out to be a gift to Mameha from the famous calligrapher Matsudaira Koichi. (....) but actually it had been presented to Mameha by none other than Yoshida Sakuhei, the great master of the setoguro style of ceramics who became a Living National Treasure in the years after World War II.

說明:譯文譯得好像是兩個什麼外國人送實穗東西似地。其實也不過就是壁龕上掛著一幅字跡秀麗的書法〈written in a beautiful hand不是美麗的書法字畫〉,是著名的書法家松平康一送給實穗的。而下方那個盤子是二次大戰之後成為人間國寶〈這是日本的說法,而且漢字也是這麼寫〉的瀨戶黑〈陶瓷瀨戶燒的一種〉大師吉田作平送給實穗的。看見"馬斯宿代康一"和"賽都羅"流派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想把這本書扔了嗎•••



例二:譯文第一百九十六頁

假如你聽過四十七羅尼的故事─他為主人的死復仇,事後被背負區殺害了─他們的領導人當時就躲在這間茶室裡進行復仇的策劃。

原文:If you've ever heard the story of the Forty-seven Ronin-who avenged their master's death and afterward killed themselves by seppuku-well, it was their leader who hid himself in the Ichiriki Teahouse while plotting revenge.

說明:就敝人的淺見,這是全書中最荒謬的文化外加譯文錯誤。顯然譯者和編輯沒有人聽過"四十七羅尼"的故事,相信購買本書的讀者諸君和導讀的博士們也不會有人聽過這個故事。請查一下英文字典或是日文字典,ronin 是浪人的意思。而且是四十七個浪人,而不是"四十七羅尼"這一個人!也不是如譯文所說這個叫羅尼的人事後被"背負區"殺害了。要是如此"背負區"一定是殺害日本武士的最大殺手,因為seppuku 是切腹自盡!就算不知道這個故事好了〈順便一提,這是忠臣藏的故事〉,看見中文譯法難道不覺得奇怪嗎?如果四十七羅尼是一個人,那"他們的領導人"中的"他們"是什麼人?"背負區"這三個字更加不通,這是人還是物?就算不知道這個故事,按照原文也應該是有四十七個浪人為主復仇,事後切腹自盡,而他們的頭頭〈忠臣藏〉生前就是躲在這裡策劃復讎的〈所以這個地方才出名啊〉。幸好我在看見前面"馬斯宿代康一"和"賽都羅"流派的時候,沒有把這本書扔了,否則就無法得見此一曠世奇文了•••



例三:譯文第三百六十四頁

譯文;她〈實穗〉預定要為現時之尾《The tale of Genji》的紫女士作畫。

原文:Mameha was scheduled to portray Lady Murasaki Shikibu, author of The tale of Genji.

說明:其實這用不著說明。Tale 不是尾巴而是故事。Genji 不是現時而是源氏。實穗什麼時候會畫畫了?而且紫女士早在千年前就死了,實穗要如何為她做畫?實穗是要扮演紫式部這個角色〈順便一提,紫式部是平安時代最出名的女作家,式部shikibu是女官的官名,翻譯不用再加夫人兩字。源氏物語是紫式部的曠世鉅作,中文譯本先有豐子愷,後有林文月教授的絕佳譯本〉。最誇張的是書中附了英文原名,想不注意到這個荒謬的錯誤也難。



其他文化錯誤如"友禪"〈著名和服織物的一種,分京友禪和加賀有禪,在本書中應為京友禪〉譯為"俞漸"、"神社"譯成"神道聖殿"〈靖國神社的神社〉、相撲選手的位階"橫綱"一律都譯作"橫"、相撲技"叩倒"Hatakikomi 譯為"相撲撲倒"、祇園甲部"歌舞練場"譯成"歌舞練所"、祇園老店"一力亭"直譯為"一力茶屋"、沒有漢字的見習藝妓髮型wareshinobu亂譯成"忍耐"髮型等,實在不勝枚舉。



以上只是幾個例子,本譯書幾乎每一個句子都不能深究,否則就會發現是錯的。就算不深究,譯文詞句語意不通處極多,因此也無法以中文程度掩飾英文不通的弊病。這種號稱文學、文化的翻譯書籍,敢這樣譯出版社也敢出,還是當年最暢銷百大書籍的第七名,用這種品質的譯書大賺其錢,還敢宣稱重視品質,這一行的道德何在?














-----
創作者介紹

Noise in the Attic

TANZAN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