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銀翼殺手》在一九九二年推出了導演版,這個版本中加了一幕戲院版沒有的戲,那就是在Deckard醉醺醺地在家彈鋼琴的時候,鏡頭突然轉成一隻獨角獸在森林中奔馳的畫面。這一幕過後,觀眾再度看見Deckard坐在鋼琴前面,似乎剛打過盹醒來的樣子。這段「獨角獸之夢」是導演版詮釋的重要關鍵。Deckard在追捕複製人的過程中,發現他們的記憶都是被植入的,並且據此說服Rachael她其實也是複製人。而Deckard自己的獨角獸之夢則跟一直跟著他的Gaff有重要關聯。手巧的Gaff會摺紙,他摺的雞、紙人和最後的獨角獸正是Decard心路歷程的具象。電影尾聲Deckard的公寓裡有一隻紙摺的獨角獸,暗示Gaff曾經去過那裡,他知道Deckard夢到了獨角獸,而他之所以能知道Deckard的夢境,當然就正如Deckard知道Rachael的記憶一樣,是因為Deckard的記憶和夢境其實也是植入的。有了獨角獸夢境,Gaff從頭到尾摺的紙才有完整的意義。



導演Scott在92年接受訪問的時候,承認他的詮釋是Deckard的確是複製人。在《銀翼殺手》於電影院上映前,電影公司高層認為獨角獸之夢這一幕藝術氣息過重,一般大眾可能難以接受,因此被剪掉了。Deckard在劇院版中的獨白也是為了讓大家看懂而加上去的。九二年的導演版取消了獨白,加上獨角獸這一幕,完整呈現了導演的詮釋。



雖然「Deckard是複製人」是導演正式的說法,但影迷們仍舊可以憑自己的意見來分析這部電影。讓Deckard成為複製人,劇情就出現了一些明顯的漏洞,讓電影本身沒那麼有趣了。如果Deckard是人類,那「到底怎樣才是真人」這個問題才是電影的重點。Roy捨身救了Deckard時,複製人拯救人類的行為讓人類不由得反思。Deckard愛上了Rachel則是人類愛上了複製人,再度挑戰了人類對己身和複製品的觀感和定義。如果Deckard本來就是複製人,那以上這些情節的衝擊就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空虛的反諷。在電影一開始對自己的人性充滿信心的Deckard,到了最後發現一切都是虛假,獵人跟獵物,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同。



最後,小說改編的電影跟原作差距通常都頗大。電影中的東方意象只是導演對未來世界的衍繹而已。














-----
創作者介紹

Noise in the Attic

TANZAN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