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北歐,大家腦中浮現的都是金髮碧眼、高大的維京人形象。的確,北歐人以金髮碧眼者為眾,但也有另一種遺傳是棕髮棕眼,另外還有較少見的黑髮藍眼〈說來奇怪,黑髮藍眼者皮膚多半白得驚人,可能是對比的關係吧••〉北歐人男女的平均身高大約有一七五公分左右,五年前第一次去北歐的時候,在旅館浴室照鏡子只能看見臉,淋浴時想調整蓮蓬頭高度,踮起腳還很勉強。當然小女子只有五呎三吋,一點也不高,不過當時的經驗還是行走世界各國的第一次啊。



北歐各國多年來人口皆呈負成長,因此政府多半以各種方式獎勵生育,除了媽媽有長達一年的產假之外〈有薪的〉,連爸爸也有半年的陪產假。這或許有些成效,因為這次去感覺好像滿街都是推著嬰兒車的男女,但據友人表示,人口的成長率仍然庶幾免於負成長而已。除了獎勵生育之外,北歐各國還廣納移民。這次在瑞典第三大城馬爾莫〈人口高達五十萬人 ;)〉,看見滿街有色人種,許多中東人和中南美洲的印地安人。亞裔也有,但是相形稀少。最近丹麥重修了移民法,成為全歐洲限制移民最嚴苛的國家,這種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引起了很大的爭議,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北歐五國的地理和歷史關係非常緊密,但現在五國各有各的語言,互相不通,在丹麥、挪威的大都市,說瑞典文還勉強可通,但大多數瑞典人不會其他北歐語言,頂多會一點丹麥文。因此有個接近事實的笑話是:要是北歐五國的人聚在一起,如何溝通?答案是用英文。



一般來說北歐人的英文都說得不錯。在大都市大飯店等地的服務人員多半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溝通沒問題。但是城市裡的地標、車站站牌等標示可就未必有英文了。但以對使用英文的自助旅行者而言,在北歐幾乎可以不必擔心語言問題,絕對比到法國、義大利等西歐國家輕鬆。



說到北歐,大家腦海中都會浮現在冰天雪地中坐著馴鹿拉的雪橇,渾身裹著毛皮,只露出兩個眼睛的北國人景象。的確,北歐的冬天既長又冷。北邊零下二三十度是常事。最溫暖的瑞典南部和丹麥哥本哈根附近,冬天也有零下十度的時候,不過比起來那叫做溫暖的了。



正因為冬天既長又冷,日照又短,大約只有四小時,幾乎沒有陽光可言,因此北歐人對陽光有種近乎崇拜的狂熱。每年一到號稱春天的四月,北歐人就迫不及待地坐到戶外。四月還冷的要命呢。小女子這次去是七月,正是盛夏,但有太陽的地方二十四五度,沒有太陽的地方立刻降到十八九度,晚上更只有十四五度。刮風下雨時跟台灣冬天一樣冷。但北歐人哪裡在乎?只要不下雨,所有人都擁向戶外,公園、廣場、幾乎所有餐廳咖啡館都有露天座位,夏天要晚上十點以後天才會暗下來,大家樂得待在戶外。要是會冷怎麼辦?不要緊,露天座位旁都有大型heater,有些餐廳還提供毛毯,讓客人不會凍僵,真是有趣。



在這種地方當然到處都沒有冷氣,但熱浪來的時候也會熱到三十度,怎麼辦?不怎麼辦,忍耐就是了。反正熱也熱不了多久,晚上也會涼下來。這對處於亞熱帶空氣污濁的台灣人來說,是很難想像的。說到空氣,北歐的空氣真好,就算是在所謂的大都市裡,空氣也都是乾淨清爽的。雖然北歐各國都親水,但是天氣乾燥,絕不會濕濕黏黏的,浴室裡沒有風扇也沒關係,水很快就乾了。



對光的熱情和渴望也反映在北歐的設計上。北歐人的房舍都有大窗戶,窗戶前都有燈,或是點著蠟燭〈在那裡蠟燭是日常用品,不是裝飾充氣氛用的〉,在漫長的冬天中創造光明。在丹麥看見一處新的住宅區,設計是朝西的那一面全部都是玻璃,採光絕佳,在台灣早就西曬曬死了,但北歐人覺得這樣才棒。室內裝潢及家具設計也全都採明亮色系,幾乎看不見在台灣所謂的高貴黑色及深色系。想想在每天黑黑冷冷的天氣中,還得面對陰沉沉的用品家具,恐怕誰也受不了吧。



說到設計,瑞典和丹麥的玻璃工藝十分出名,丹麥的皇家哥本哈根瓷器更是馳名世界〈雖然他們出名的設計根本就是抄襲中國的青花瓷,丹泉個人並不喜歡〉。此外高級音響B &O〈台灣有代理,貴得驚人〉、銀器設計師Georg Jensen等等,也都是聞名全球的。



這次由於玩耍的時候大多數時間在丹麥活動,瑞典除了馬爾莫之外哪裡也沒去,所以若有時間的話,會寫一點丹麥的著名景點,回味回味。




















-----
創作者介紹

Noise in the Attic

TANZAN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